东江新闻网

东江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马拉松  孙杨  汪玉虎  秦达惠  河源

李建华:中国伦理学发展的着力点

来源:东江新闻网   热度:   时间:2019-08-13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当代伦理学经历了从传统到现代、从模仿到自创、从单一到系统、从贬抑到振兴的曲折发展过程。70年来,在理论层面上,中国当代伦理学继承了

原标题:【思想中国】李建华:中国伦理学发展的着力点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当代伦理学经历了从传统到现代、从模仿到自创、从单一到系统、从贬抑到振兴的曲折发展过程。70年来,在理论层面上,中国当代伦理学继承了中华优秀伦理道德传统和中国革命时期形成的革命道德,在学习苏联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基础上,大胆吸收西方伦理学的有益思想资源,立足中国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理论体系和思想体系;在实践层面上,中国当代伦理学长期致力于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社会主义公民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与践行等工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自身建设上,中国当代伦理学初步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学科体系、教材体系、学术交流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特别是经过老一辈伦理学家的传、帮、带,既有宽广的国际学术视野又有扎实国学功底的年轻一代伦理学人正在快速成长,正成为中国伦理学发展的主力军。与此同时,中国伦理学也存在基础理论研究薄弱、研究方法单一、社会参与度不高等诸多问题。总结过去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可以预期的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伦理学必将大有作为,其可以为国家“提神”“补钙”,可以提振民族的“风骨”,可以强化公民的“操守”。总之,中国的美好未来需要更好的中国伦理学,我们必须为此而不懈努力。正如对任何事物的想象和预测都有其之不可周延一样,难免有主观臆断之嫌,中国伦理学在“70”后时代如何发展,肯定是仁智各见,我仅从重要性上略述一二,权当一己之见,求教于方家。

一、强化中国伦理的自信

新时代的特征是“强起来”,而“强起来”是“站起来”“富起来”的承接和延续。如果说“站起来”“富起来”是一个历史比较问题,那么“强起来”则是一个时代性的国际比较问题。在这个伟大飞跃的过程中,伦理自信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伦理之功用即通过善的价值理念倡导和规范约束为人类社会交往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秩序。伦理对于良性的人际交往和群际交往必不可少,对于国家成长和国际交往之重要也自不待言。在国家发展和国际交往中,伦理自信不仅展示着个人的文化和价值自觉,也展示着国家的精神风貌和整体力量。所谓伦理自信,就是主体(包括个体、民族和国家)对民族国家发展的主导伦理价值(传统和当代伦理价值的融合与创新)发自内心的自我肯定和自觉相信基础上而形成的自尊、自励、自强的心理态度以及由此形成的积极、进取、健康的精神状态。伦理自信源于文化自信,其内核是精神自信。伦理自信总是基于对以往文化中伦理价值的认识和传承、对现有文化中伦理价值的自觉和把握才得以形成的,即只有在文化自信的基础上才能形成伦理自信,也只有建立在文化自信之上的伦理自信才是坚实和深沉的。文化自信是民族、国家以及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并对其文化生命力持有坚定信心。真正的文化自信表明一个民族国家的文化心理结构不断成熟,并且作为文化心理结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伦理价值要素得以提炼、结晶和闪光。相反,文化不自信要么表现为对文化传统价值的“虚无主义”和“文化自虐”,要么表现为对传统文化价值盲目高傲自大的“文化自恋”,二者都丧失了对文化传统中伦理价值的自知、自觉和自信。对文化中伦理价值的高度凝练、肯定和赞许,将会呈现为伦理价值秩序,并不断烙刻在民族的心理、观念和精神发展中,最终成熟为伦理价值自信,并表现在主体对自身价值的肯定、价值主体意识的增强、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能力的提升、对外界价值权威的主体克服等方面。当前,在价值平面化和价值虚无主义盛行的背景下,“诸神消失”“世界祛魅”“遭遇虚无”成为世界普遍样态。跳出“价值怪圈”、增强伦理价值自信,关键就是塑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铸魂工程”,其根本目的是实现“人民有信仰”。唯其如此,我们才能沉着冷静地应对西方伦理价值观念的“现代性入侵”,增强自信、坚定信念。在文化创造的实践活动中,每一个时代和每一个民族最珍贵的、最重要的伦理价值总会被主体吸纳而升华为理想性和精神性的自觉追求,这就是伦理精神。伦理精神是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积淀,是伦理文化的精华,它渗透到民族、国家、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成为主体的精神特质。

二、让伦理学回归人本身

伦理学是研究“人伦”关系的学问,而“人伦”是潜在人性的显现,在此意义上讲伦理学就是人学。中国伦理学要形成自己的学术特色,就必须有精准的学术定位,而人的问题则是定位的标杆。如果如有的学者所言要“重写中国伦理学”,就要从人本身来构筑坚实的基础。

人本身的回归应该从三个维度展开。一是人是什么?厘清人是什么,我们才能明晰中国伦理学的必要性。对于人概念的辨析一直以来都是伦理学的核心任务。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他更注重作为城邦成员的人之本质;康德将人视为理性的存在,从而论证人如何为自己立法并获得道德自由;马克思则认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主张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马克思对人的理解为我们提供了基本的人学立场,同时,我们传统文化中丰富的人性理论也为我们的思考提供了思想资源。对于人的诠释,我们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架构,又要结合中华民族在此问题上的历史传统和视角的独特性,体现中国智慧、发出中国声音。

回归人本身的第二个维度是人应该是什么?如果说人是什么表达了人的实然性,这一维度则展示了人的应然性,表现了人学的理想性。对此问题,我国传统伦理有着深刻的认识,以儒家为主导的传统伦理树立了“君子”人格作为人道德修为的终极目标。我们对于人应该是什么的理想一方面要从人性出发,顺应人性发展规律、尊重人性的本质;另一方面则要从社会出发,满足社会的伦理期待。就人性而言,我们要充分肯定人的道德可塑性,而道德的培育则是在民族和社会特有文化中完成的。所以我们既要吸收关于人性的现代研究成果,对人性有客观、理性的认识,又要结合社会特质,从社会需要的角度对人性的可能性予以阐发。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期待有独立人格和公共意识,关注他人、关心社会、有担当和奉献精神的道德人格。

回归人本身的第三个维度则是人能成为什么?这一问题凸显了人的现实性。离开现实谈论人性不但无助于人的发展,而且会对社会生活产生负面影响。传统人治社会之所以最终被法治社会所取代,就是因为它对于人性判断脱离了实际。传统人治社会希望“圣君明主”的出现,认为如果当政者具备优良的道德素养和超于常人的能力,便可将社会治理得井井有条。与此谋划相适的则是对人性善的过分期待和理想主义想象。人治最大的痼疾在于片面追求人性好的一面,而对人性恶的一面缺乏足够的认识。但这种理想化的人性预设却将社会置于高危风险之中,执政者的人格缺陷和能力缺失最终都会演变为社会危机,让社会为之付出高昂的代价。无论是性善论、性恶论还是无善无恶论,都告诉我们人性既存在善的潜能,也存在恶的可能,因此无论在人性培养和社会制度设计中都要兼顾人性的两面。现代认知科学、行为科学乃至医学的发展为伦理学在此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日臻丰富的路径。这些现代科学在一定程度上论证和揭示了人的道德可能性,而且为伦理学开辟了新的视野。我们对于人的伦理现实性研究不再完全依据人性假设,而可以从生理和社会的视角把握影响人们伦理判断、伦理行为的要素及其机理。立足于中国传统和社会特性,在把握当代社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促使人们实现伦理可能性,是重写中国伦理学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

三、拓展伦理学的新功能

62.9K
责任编辑:网络中心
首页 | 资讯 | 东江 | 关注 | 安全 | 生活 | 科技 | 艺术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2009-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东江新闻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ICP备案:粤ICP备15103222号 | 粤ICP备15103222号 报料电话:0752-2117172 18923688277